最最有趣的是酒⽔单子

作者:吃掉东京 2018-11-28 10:56:05 浏览量:47

最最有趣的是酒⽔单子,像⼀⼤张奇奇怪怪咒语列表,

从“宇宙嗨棒”到“弹珠钢炮”,从“内阁总理大臣的酒”到“闪亮魔法仙女的酒”,总有⼀款对你口味。
怕踩雷的姑娘们可以点“冰冻橘子”与“柠檬苏打”,入口像含了了一缕清风,凉快到心底。

在日本吃串串串串,⽜猪鸡鱼是永远不会出错的选择。
⾁食动物如我,从来都是⽆肉不欢。
这家店的肉类串串烧,似乎只经过简单的调味,没有繁多的酱汁与调料,只有⾁类的鲜香,海盐的咸香,与炭烤的焦香,在舌尖奏出串串的交响曲,⽽我的内心在唱赞歌。
我们点了中华炸烧麦与香肠⼩章鱼,盛在旧旧的不锈钢圆盘⾥端上来,⼀盘⼀枚小日之丸旗。

香肠⼩章鱼的盘子插了两根小烟花,噼⾥啪啦地迸射着点点火星。

⼩食本身是一口一个的大小,

 

炸烧麦有点甜,⼩香肠有点干,配着酒⽔吃则是刚刚好。

芝⼠鱼糕与芝士培根,直接戳中了本芝⼠控的小心脏。

芝⼠鱼糕是内里一块鱼排,外边一层芝士,

芝⼠培根是内里⼀块芝⼠,外边一层培根。
浓郁醇厚的芝士在唇齿间化开,⾁类心甘情愿地屈⾝做了配角。
还有各类炖煮串串煮关东煮,

野菜与丸⼦在咕嘟冒泡的汤汁里快乐翻滚,煮得柔嫩软烂
原材料的原汁原味统统浓缩在⼀口好汤里。
结账后,店家还赠送了了⼩零食,⼀⼈⼀份,不多不少,有时是饼太郎小饼,有时是9字朱古力,据说每次去都会不⼀样。
主编把他的饼太郎扔给我,说是这期⽂文章的稿费,我很愤懑。

回去的路上,我们穿过歌舞伎町,迎⾯走来清爽白净的日本男孩,笑得明眸皓⻮地。
我不要脸⽪地对小伙伴们嘻嘻哈哈,说“他好帅啊,我要嫁给他”。
在歌舞伎町的灯红酒绿里,我在霓虹摇曳的夜里大喊。
谁也不知道我是谁。


相关文章:

薄利多卖半兵卫

【日本流行】马子禄牛肉面

欧舒丹 咖啡厅

雅马哈银座 音乐爱好者的购物天堂

明星荧荧,蝉鸣了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