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利多卖半兵卫

作者:吃掉东京 2018-11-27 19:39:56 浏览量:71

 

——我们在昭和年的居酒屋不醉不归

我迟到了,因我睡过了了头。

在东京的十八点钟,天已经暗了。

我踩着旋转的楼梯下楼,

对主编男孩与摄影男孩说抱歉抱歉,

为我的姗姗来迟抱歉,

尽管我⼀点也不姗。

主编说没事⼉,

“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睡过晚饭饭点。”

奔走途中我问主编今晚吃啥。

主编说吃串串,

在新宿区的歌舞伎町,

居酒屋的招牌与风俗店的灯箱之间。

“然后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走到店门口了

还不知道我们这期准备吃啥。”

 

店⻔⼝立了一盏白纸灯笼,

⽤墨色笔迹翩翩地题了了店名,

“薄利利多卖半兵卫”

Bo Li Duo Mai Ban Bing Wei

像是⼀句好拗口的七言诗句,

千回百转间舌头能绕出花来。

薄利利多卖半兵卫

再写一遍,这样你们也能记住。

还未进店,⻔口满满当当的陈设已经令我眼前一亮。

⼀只黄⾊铁⽪⽜奶箱,

几副忍者与武士塑料面具,

拉成串的各国国旗在半空中纵横交错,

只剩骨头架子的旧自行⻋似乎与马尔克斯的老马一样⻓命百岁。

拉开店⻔门,摇铃叮叮当当响,

我们仿佛⼀头栽进昭和年年间。

⽊架上是撞色大胆的塑料模型,

机器人与奥特曼肩并肩,

每⼀只都是爷爷辈的年纪。

右⼿边⽀着杂货小摊,

贩售彩⾊色糖果与闪光贴纸,

⼀枚一枚便便宜得像不要钱。

昭和画⻛的广告纸,

关于轮胎单车,关于柴米油盐,

关于“温度计应当像国旗一般家家必备”,

从地板线满⽬玲琅地贴到天花板。

四角则摆了了大件儿,

⿊⽩电视与缝纫机,

大喇喇叭流转着甜腻的老歌,

我们眼花缭乱,头晕目眩,

在六人间的和室里恍然如梦,

店家有中⽂菜单,翻译得好极了了。

主编摄影策划们在研究菜单,

碎碎念念着密密⿇麻的蝇头小字。

这个也好想吃那个也点一份,

价格还便宜得不像话。

我兴味盎然地把玩着桌上的火柴盒子,

⼀根接⼀根地擦亮火柴再吹熄,

散落了一把焦⿊的火柴棍。

 


相关文章:

明星荧荧,蝉鸣了了

雅马哈银座 音乐爱好者的购物天堂

【日本流行】马子禄牛肉面

欧舒丹 咖啡厅

最最有趣的是酒⽔单子